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从阿瓦隆变成了Google、Nvidia

靠卖矿机起家的比特大陆能扛起国产人工智能的大旗吗?

比特大陆成立至今已经有5年的时间,在这5年时间里,这家公司一直沉默低调。吴忌寒本人一点点的向外界透露这家公司的存在,渐渐地让所有人知道了比特大陆的战略扩张计划:比特大陆要上市,比特大陆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彭博社发文称比特大陆计划在海外IPO上市,这位长着一副娃娃脸、戴着眼镜、身穿休闲T恤、牛仔裤和帆布鞋的“青少年”,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身家数十亿美元的富翁,而他现在只有32岁。

伴随着种种利好和机会,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已经从阿瓦隆矿机、熊猫矿机等矿机公司,升格为Google、Nvidia等人工智能芯片公司。

比特大陆值多少钱?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在数字加密货币行业里,比特大陆凭借其80%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没有竞争对手可以与之抗衡。往下比当然不行,需要往上比,按照吴忌寒的战略扩张路线,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已经不再是矿机公司,它的竞争对手已经是Nvidia、MTK这样的芯片制造公司。

彭博社通过类比Nvidia和MTK,给比特大路这家公司划了一个88亿美元的估值,吴忌寒和詹克团两人所持有的股票价值高达53亿美元。一家成立仅仅5年的公司,估值便达到了88亿美元,除了让人侧目之外,还让人思考他们是怎么赚到这些钱的。

吴忌寒对外表示2017年比特大陆的收入为25亿美元,但是矿机收入和矿池收入是否能够支撑起2017年25亿美元的收入。2017年,比特大陆控制着比特币80%的算力,同时比特币价格逼近2万美元,所以答案是可以的。

除了矿机和矿池之外,比特大陆也投资了不少区块链项目,在ICO中也可以获得不菲的收入。之前比特大陆也曾被质疑为了卖矿机而进行虚假宣传,以及可能存在的预挖矿和高位出货问题,或许这也可以作为比特大陆的一种收入。

关于收入的种种疑虑,将在比特大陆的IPO后烟消云散。如果比特大陆成功IPO,那么意味着这家公司可以将自己的财务状况光明正大地摆给大众投资者审查,同时市场也将积极地反馈出这家公司真正市场价值。

比特大陆的上市,对于一向神秘莫测的去中心化的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也是一个更好地机会,能让这个市场以一种更公开透明的态度面向大众、迎接监管。

自从2017年9月4日的国家监管出台以来,整个数字加密货币市场中,无论是矿工、开发人员还是投资者,每逢听到风吹草动,都会精神紧绷。

更多的从业人员希望可以大众认识到,数字加密货币、区块链投资并非泡沫、也不是昙花一眼、更不是击鼓传花的骗局。比特大陆的上市,将为这个神秘的市场带来一丝透明。

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们

因为中兴事件,导致国家将自主研发芯片排上了国家日程,具备芯片设计、研发能力的矿机公司将是第一批吃上政策红利的人。

4月底,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一行调研嘉楠耘智(阿瓦隆矿机制造商),给这家矿机公司送来了橄榄枝:「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都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

嘉楠耘智有可能成为第一个登陆A股市场的第一支区块链概念股,不过嘉楠耘智的选择最终选择了去香港上市,让人颇感意外。

昨天爆出的消息称比特大陆也计划在香港上市。但相比于嘉楠耘智,比特大陆手上有更吸引人的手牌:人工智能。

在媒体采访中,吴忌寒表示:「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计算,这就像比特币挖矿一样,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定制芯片,即ASIC完成。」而设计、研发ASIC芯片,是比特大陆已经做了5年而且还将继续做下去的工作。

2017年10月,比特大陆的第一款人工智能芯片——算丰BM1680开始销售,这款价格为600美元的机器学习加速卡可以让需要大量计算的人工智能系统得到有效地算力提升,减少对高端显卡的需求。

虽然其表现效果不如Nvidia和AMD的高端显卡,但是价格更划算、性价比也更高,可以看出很有潜力。

美国也在极其恰当的时候助推了一把。是因为中美贸易松弛不定的关系,类似于人工智能芯片、服务器芯片的产品极有可能会因为美国的一纸禁令而遭到禁售。

比如2015年,美国禁止英特尔向中国出售至强处理器芯片,迫不得已中国只能自主研发芯片来提升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

对于人工智能的开发者、企业来讲,他们都希望可以与Google进行合作。Google DeepMind人工智能可以说是目前全世界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平台,里面使用着Google自家研发的TPU,软件和硬件的联合,让Google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绝对优势,但是该芯片仅在Google云服务提供,而Google在中国的处境并不好。

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强势态度和Google对人工智能软硬件的控制,让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等芯片研发公司站在了极其有利的位置上,国家需要他们!

很显然吴忌寒知道比特大陆的结果,他表示希望未来5年内,比特大陆生产的人工智能芯片能为公司带来40%的收入。

等到比特大陆上市,除了要跟Google的TPU进行竞争之外,另外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是Nvidia的人工智能芯片。

早在2013年,Nvidia就开始布局人工智能加速卡,并且在短短2年内就收获了近3400家企业用户。可以看到,人工智能加速卡这是一块只有市场高端玩家才能咬到的一块大肥肉。

但是比特大陆是否有这个能力和资源与Nvidia在人工智能加速卡领域进行抗衡?据Nvidia自家的描述,为了开发Nvidia Tesla加速卡,他们投入了20亿美元的资金。

比特大陆有足够的资金参与这场人工智能芯片的比赛。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今年2月份的一份报告,比特大陆的年利润超过30亿美元,而2017年财年的Nvidia也只有16亿美元的净收益(基于GAAP)。

相比于员工数量超过1万人的Nvidia,比特大陆的员工数量只有数百人,光从资金方面来讲,比特大陆拥有其他竞争对手所不具备的资金储备来研发上场选手。

在这个商业社会里,只要有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而比特大陆手里攥着足够多的现金,团队规模不断扩大,数字加密货币市场和区块链行业也有不错的未来展望,初次登场就表现不俗的算丰芯片,比特大陆的人工智能芯片几乎没有理由会失败。

而上市后的比特大陆也将和Google DeepMind、Nvidia等人工智能行业巨头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再加上国家政策的强力支持,比特大陆将彻底洗白,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公司。

关于比特大陆,我们还有很多疑问

为了上市的媒体形象,比特大陆开始了各种抵制负面舆论的公关战。很显然,比特大陆很早就开始了上市的舆论准备。任何负面消息,都有可能打消潜在投资者的投资信心,比特大陆也一样。

上个月,有自媒体曝光了比特大陆为了售卖比原矿机B3的虚假宣传和受骗矿工上门维权的丑闻,这对于一家即将上市的公司来说,是几乎无法接受的,是一个污点。

比特大陆第一时间就开始了公关行动,先是联系删稿,然后发律师函,最后向微信公众平台举报该自媒体。不过在这场媒体舆论中,比特大陆是理亏,很快比特大陆的申诉就遭到了微信的拒绝。

比特大陆一手导演的分叉币,为其收入添色不少。去年8月,比特大陆一手导演了比特币的硬分叉,凭空制造了一个190亿美元的比特币现金(BCH)。

时至今日,吴忌寒等人仍在不遗余力地宣传比特币现金是真正的比特币,其扶持的中本聪本人CSW、Bitcoin Core、 Bitcoin等机构和个人都在不断地媒体宣传和线下宣传,希望大众接受比特币现金,并且积极地推进比特币现金生态。

除了比特币现金外,门罗币也遭到了比特大陆的分叉。因为门罗币矿机的问世,门罗币社区集体更新算法导致旧的门罗币上只剩下比特大陆的矿工们,市值从26亿美元掉到8400万美元,仍旧是一桩不错的买卖。

区块链世界或许能接受这种因为共识不同而导致的分叉行为,那么传统世界、资本市场是否能认可这种商业行为?是否会被认为是不道德商业竞争?我们不得而知。

如何定义售出的矿机,是商品还是投资品?这个问题的答案将直接影响到比特大陆未来的矿机销售。

如果在招股书中比特大陆将矿机定义为商品,那么其之前和未来可能出现的虚假宣传,将会受到卖家的索赔;如果被定义为是投资品,那么投资比特大路这家公司的风险会大大增加,比特大陆的投资者需要承担投资品投资失败的风险。

网站模版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